半途难测

凉风疾,长烟里,萧瑟悲秋雁呜泣,苦雨寒鸦啼。

旧书

旧书(上)

莫京

很多年前的湖南作文。。


莫斯科名字  Владимир 弗拉基米尔—— 拥有世界


1.

他的手划过那本书。

暗金色的眼睛里闪着些光芒。

那是,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

久到他无法记起来那句话。

燕京云合上箱子,随手放在沙发上。


记不起来,就算了。


2.“您好,莫斯科先生。”

莫斯科难得的一副放松的样子。

就如现在,他努力把自己挤在燕京云本来久堆满了文件,资料的沙发上。


“咦咦咦阿京不欢迎我吗?我可是和我大哥说了好久他才让我放假的啊。...

老叶老叶生日快乐!
。。大概是个应龙的君莫笑
就会吐火
啊啊啊啊也没学过画画只能这样了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如我在时

他死了很久很久,久到足以让他们忘记他存在过。
恍惚间,他的功绩和鲜血,都被层层尘埃埋没,他的样子被刻意抹去,他的名字被人模糊。
再回首,史书上的寥寥几笔,元帅点兵领将,无一战败。
不知姓氏,不知封号。
一战死,怕是没有人在乎吧。

1)
弗雷现在是我的老师。

学校废除了战斗课,在大战结束后便废除了,不知何处的自信。

元帅死了,他们毫不在意。

黑暗还在啊,为何那么自信于赞美光明。

我在大战时出生,我的父母死亡在战争,我的生命要感谢元帅。

我追求他的脚步,翻遍了藏书阁里的书,走尽了英雄殿堂的所有铭碑。

依旧是找不到他。

弗雷的历史课我从不缺席,他经历了两次大战,他知道一切。

厚厚...

a,an 一个
他从来都是一个人,从朝霞遍染到夜满星辰

abase 贬抑;降低
1930年六月,北平降为河北省辖市北平市

abash 使局促不安
柳津城疯了一样用手扒着京城外的土地,不知离人葬何处

abate 减少;减轻
1945年八月二十一日,北平光复

abet 教唆
“哎呦大老爷啊您这都三千岁了和我去花楼寻个…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哥!”

abhor 痛恨
八个国家破他城门,八个国家屠他城人

abide 遵守;坚持
我是北京,不是北平

about 关于
“你的名字?”
“燕。”

abyss 深渊
“燕津卫!”
“我看不见了。”

ache 疼痛
1900年
燕京云掩埋在城外的万人坑里,模糊的意识让他觉得回到1860..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我把英语老师叫成了语文老师。。重点我使用小号在家长群里假装大人。。完蛋了。。请问我还能活多久?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山河永慕

山河永慕
本文纯属瞎诌,多篇文笔费。

梦醒

“醒醒孩子,醒醒……”细碎的声音在林殊的耳边响起,胸口闷痛,脑海中是一片火红的颜色,好像涅槃那瞬的颜色,明亮却有人在哀呼,纯粹到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,可以淡然一切。那颜色似乎……

猛地睁开了眸子,大口地呼吸着空气,坐了起来。入目是熟悉的窗,花瓣随风飘了进来。狠狠抓住了被子,毕竟梦里的东西太难以置信了。

“小殊……”女子颤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,和那股梅花的清香在下一秒就将林殊抱在了怀里,“小殊,小殊……”

“母亲,好啦不哭。”深深抱住了晋阳,仿佛可以感受到那身躯的瘦弱,母亲…手抹去脸上的泪水,看着她脸色苍白,眼睑下的青色,鼻子一酸。对不起。意识开始模糊,眼前的容颜...

长安叹 片段

长安叹·零
零·百转轮回帝王说
唯想叹,不已,人逝不止,谁许长安。
人已逝,神者无得。拥其以帝王位方可相传,传之天下,拥之江山,莫不得,为帝江山不忘长久。
上古,帝王玺幻化为人性,有三规,一不可有牵挂,二不可拥因果,其三不可有亲信,若犯其一,当万劫不复。传帝者万世轮回,以是少值。以一世,许万世,叹世道难为。
天道无情,惜!
万载后,余一世,若不过天劫,当散于天地间。
不过悲情者,不知以孤之傲会有所亲否?

帝王印 亲笔

——长安兴,长安叹,一曲终了愿长安。
——人不忘,无以亡,一梦金陵话长安。

——说书人纸上道长安,我却不长安。

一·昨日少年终离散(上)
战场上鼓声...

1 / 2

© 半途难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