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途难测

凉风疾,长烟里,萧瑟悲秋雁呜泣,苦雨寒鸦啼。

求助求助

请问有人知道有一篇文sshp大概是哈利死了到了禁林里被詹姆斯遇到了,只有60章。。。谢谢啊啊啊啊啊啊啊QAQ

心脏疼是什么感觉,就是感觉有人掐着你的脖子,捂着你的嘴,发不出声音,看不见东西,能走路,下一秒就被身体拖累了狠狠摔在地上,说疼也不疼,不是什么刀子割的感觉,就是单纯的被捏着心脏,感觉自己可能多了好多东西,沉,很沉,睁着眼睛眼前是那种花纹,刚好照到阳光的时候前面是一片红色的,一圈一圈再变成黑色,好处是你砸在地上的感觉要等你能听见的时候才知道,如果你的胃给你面子不会疼的话。

难测

关于京的设定,好久啥都没写了,把最开始的东西翻出来了,他有太多东西能写了。

正文:

1.他不知道自己生自何年,不知道自己最开始的样子和名字。


2.京的性格就像一个走过无数地方的旅客,你和他什么都可以说,他只会笑眯眯的和你说一句好啊,这里好啊。


3.京记得很多人的样子,但是忘记了他们都是谁,有时候坐在桌前,看着所有人的合影会嘀咕一句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啊。


4.他会在街上看到一些人的时候再也移不开眼睛,也许那些会给他一个笑容就像他记忆力那样转身离去,他知道那个背影和记忆重叠的那一刻告诉他,不必追。


5.京确实长的好看,无论什么时候,毕竟他长在这里,自己摇着扇子,说地杰人...

【all叶】我的前半生

  知乎体       字数6000+

他就是这么好的人,你有意见吗。

 求爱心求回复


 正文

你最佩服的一个人什么样的?


情感  人性  社会


30478条评论   分享


9374个回答    默认排序


 知乎用户   燕城   ...

【德哈】第十一棵寒松树下

1、


大雪弥漫自天空飘落,德拉科靠在窗边望着被白雪覆盖的马尔福庄园出神,他银灰色的眸子透过漫天白雪,穿过模模糊糊的层层树林,终于把目光汇聚在手下的信封上,信封上华丽漂亮的字体汇成一个名字,却带着魔力,丝丝缠绕着德拉科的心脏,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圣诞节。


小斯科皮今年十岁了,他像往常一样叫家养小精灵准备好了十分丰盛的早餐,无视了这些东西奇怪的目光,乖乖的坐在餐桌前等着吃早饭,斯科皮揉了揉自己金色的头发,有些不满的看了看盘子里的早餐,奇怪,我的圣诞树呢,我的圣诞礼物呢,我的椅子呢。


卢修斯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,小男孩乖巧的坐在高脚凳上,身上...

【德哈】第十一棵寒松树下

原脑洞
大概是一个世界星辉差不多的世界,所有人都活着。。小蝎子在一年级的时候来到了哈利世界三年级的圣诞节那一天,德拉科早上起来看见轻车熟路坐在大厅吃饭的小金毛一脸蒙蔽,对着同样蒙蔽的马尔福夫妇,小蝎子超级乖巧,各种嘴甜各种叫,然后对着德拉科还叫了daddy,德拉科和马尔福夫妇不知所措〔被水淹没〕。

看到绿色眼睛以后就瞬间懂了,带他去了哈利家,一进去哈利坐在沙发上,看到小蝎子一脸(德拉科你啥时候多了个弟弟,这个绿眼睛是怎么会事??)小蝎子听见德拉科叫了哈利以后直接扑上去。

两双同样清澈的绿色眸子对视着,哈利看见那个孩子兴奋的眼神咪咪眼睛,放柔了声音问他的名字。

小孩子并没有回答,只是委屈的看着他,终于开...

【德哈】第十一棵寒松树下

设定,哈重生,德哈青梅竹马,所有人存活,伏地魔还在,纳威是救世主

小蝎子时空穿越来到过去

2.

在半巫师聚居地中,最有名的也许是戈德里克山谷。


德拉科敲响了哈利家的门,门上刻得金色飞贼抖了抖晶莹剔透翅膀上的雪花,德拉科摸了摸斯科皮的头发,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够把事情说清楚,呕梅林,真是可怕的圣诞节。詹姆斯身上还穿着睡衣,带开门看到德拉科借过他的礼物闪身让开,让他进来。


“圣诞快乐德拉科,快进来吧,外面的雪下得可真大,哈利才起来,”棕色的眼睛停留在了身后的小蝎子身上,“嗯?马尔福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孩子,都这么大了?”詹姆斯让礼物自己去圣诞树下待好,银灰色...

〔求助〕求文啊啊啊

只要是哈利身体不好,有虐哈利倾向的文都可以。。
求求求各位拿文砸死我

【all叶】第十棵寒松下 -1-

真正的新人,新到干干净净。

大概不是特别长

那小心心砸死我吧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. 

我从小听过一个故事,故事里有一条龙,他能张开他红色的翅膀,能够穿过荣耀大陆的每一座高山,每一条河流,他能够建起自己的王朝,他有一双金色的眸子,里面画满的古今岁月里的篇章。

 

我问过奶奶,龙呢,龙在哪里,龙到底在哪里?她指着茫茫白雾中的一片。

 

 ...

【津京】季而无往-重修

阿京:

仔细想来,我们竟然已有七年未见了,七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过了这些年,浑浑噩噩,有时候翻翻那些照片突然想起来我们以前还在一起的时候,总归是无忧无虑的。


我现在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大院里见面的时候,我被爹娘牵着去见先生,先生那时候还穿着那身黑色带刺绣的长袍,就坐在哪里让人平生一种敬畏之情,我乖乖的磕头拜师,然后就被带去望京园和那些孩子认识,一进来就看到的是朱瑾坐在门口的梅花树上,干脆利落的跳下来,直接落在了我身上,小姑娘是不轻一下子把我带倒了,我躺在地上被撞的两眼昏花,朱瑾拍拍手掌转身向梅花树上,这时候我看到了你,你穿着红色的绒袄,从树上跳下来...

1 / 3

© 半途难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