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途难测

凉风疾,长烟里,萧瑟悲秋雁呜泣,苦雨寒鸦啼。

a,an 一个
他从来都是一个人,从朝霞遍染到夜满星辰

abase 贬抑;降低
1930年六月,北平降为河北省辖市北平市

abash 使局促不安
柳津城疯了一样用手扒着京城外的土地,不知离人葬何处

abate 减少;减轻
1945年八月二十一日,北平光复

abet 教唆
“哎呦大老爷啊您这都三千岁了和我去花楼寻个…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哥!”

abhor 痛恨
八个国家破他城门,八个国家屠他城人

abide 遵守;坚持
我是北京,不是北平

about 关于
“你的名字?”
“燕。”

abyss 深渊
“燕津卫!”
“我看不见了。”

ache 疼痛
1900年
燕京云掩埋在城外的万人坑里,模糊的意识让他觉得回到1860..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我把英语老师叫成了语文老师。。重点我使用小号在家长群里假装大人。。完蛋了。。请问我还能活多久?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山河永慕

山河永慕
本文纯属瞎诌,多篇文笔费。

梦醒

“醒醒孩子,醒醒……”细碎的声音在林殊的耳边响起,胸口闷痛,脑海中是一片火红的颜色,好像涅槃那瞬的颜色,明亮却有人在哀呼,纯粹到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,可以淡然一切。那颜色似乎……

猛地睁开了眸子,大口地呼吸着空气,坐了起来。入目是熟悉的窗,花瓣随风飘了进来。狠狠抓住了被子,毕竟梦里的东西太难以置信了。

“小殊……”女子颤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,和那股梅花的清香在下一秒就将林殊抱在了怀里,“小殊,小殊……”

“母亲,好啦不哭。”深深抱住了晋阳,仿佛可以感受到那身躯的瘦弱,母亲…手抹去脸上的泪水,看着她脸色苍白,眼睑下的青色,鼻子一酸。对不起。意识开始模糊,眼前的容颜...

长安叹 片段

长安叹·零
零·百转轮回帝王说
唯想叹,不已,人逝不止,谁许长安。
人已逝,神者无得。拥其以帝王位方可相传,传之天下,拥之江山,莫不得,为帝江山不忘长久。
上古,帝王玺幻化为人性,有三规,一不可有牵挂,二不可拥因果,其三不可有亲信,若犯其一,当万劫不复。传帝者万世轮回,以是少值。以一世,许万世,叹世道难为。
天道无情,惜!
万载后,余一世,若不过天劫,当散于天地间。
不过悲情者,不知以孤之傲会有所亲否?

帝王印 亲笔

——长安兴,长安叹,一曲终了愿长安。
——人不忘,无以亡,一梦金陵话长安。

——说书人纸上道长安,我却不长安。

一·昨日少年终离散(上)
战场上鼓声...

莲灯

2.莲灯
绚丽的烟花照亮了大半边天空,亦带着最后的光彩划过天空,直至消失。街边树上挂着精致的灯笼,带起一点点温暖的光晕照亮了少年苍白的脸颊。

林殊的穿着有些单薄,他一只手抚上精致的灯笼,一只手划过自己的面具,笑的如同旧日,他微微愣了愣,拿起伞离开了树下。街道上人来人往,两边小摊上各色的小东西吸引着孩子们的视线,林殊慢悠悠走着,时不时买上些玩物。

“冰糖葫芦咧,好吃的冰糖葫芦咧…”不经意间小贩已经被孩子们围了起来,林殊凑过去,这冰糖葫芦倒引起了他的食欲。

“老板,来一…”

“老板,给我两串!”

“得勒,一串三文钱,两串五文钱。”

老人粗糙的手指在糯米纸上划了一下,包了两串递给跻身到林殊前面的少年,少年接过,拉...

说书人

世安五年,新王萧景禹登基五年,北定四国,南平暴乱,天下太平,偃革为轩,倒戢干戈,示不复用兵。

“各位客官,上次听到这当今圣上还是祁王时的事,不知今天想听点什么呢?”不大的酒楼大厅挤得正满,有行走江湖的侠客,也有纸扇翩翩的雅客,亦有布衣淡茶的商客。

“呐,说书的,我说什么人你都知道吗?”

“这位客官,一说无妨,我这天之的牌子砸不了。”说书人眯眯眼,笑得颇为文雅。

“林少帅。”

那个林少帅?

“哪位?”

“林家少帅林殊。”

听到这名字,说书人不禁愣了愣,“客官可真要听?怕是要颠了您的见识啊。”端起茶盏,茶盖轻叩几下杯缘,轻轻吹了吹口气,抿了抿盖上茶盖。
台上惊堂木一响,说书娓娓道来。

“这林家独子林殊虽是将门之后,性..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1 / 2

© 半途难测 | Powered by LOFTER